当前位置:主页 > 足球 > 2016中国女足 >

女足换帅始末:足协要求世界前4 气排球

2017-11-13 11:13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网上百家乐游戏


女足换帅始末:足协要求世界前4  气排球

布鲁诺下课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而又突如其来的变局。11月10日,中国女足成立了三级国字号,红队(一队)、黄队(二队),以及以00和01年龄段球员为主的精英球员训练营。随着三张集训通知的曝光,中国女足一队的主帅一栏已经由法国人布鲁诺·比尼变成冰岛人西格·埃约尔松,前国脚孙雯出现在“助理教练”一栏,并兼任副领队,“铿锵玫瑰”的大变革才得以曝光。而截至记者发稿,在两级国字号已经集训两天的情况下,中国足协依然没有任何官方公告。

  这确实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对于国家队球员来说,虽然早在永川四国赛时就口头通知了新一期集训的日期,但直到集训前两天的晚上,所有球员、包括工作人员,才陆续收到了正式通知。对于换帅的消息,几乎所有球员都是有所耳闻,但直到看到《足球》报报道,才知道“是真的换了”。二队的成立更为突然,通知是集训前一天下午才下发到各队,不少队员都是处在正在或准备旅游的状态,“完全懵了,刚准备出门就不得不赶回家订机票、收拾行李。”有正在国外旅游的球员,实在没有办法赶回去,只得请假推迟报到。“二队是做什么的,都有谁?”队员们无论是被选为一队、还是二队,都对“国家二队”毫无概念。

  但另一方面,这次变革并非没有征兆。女足国家队要换帅的消息,在圈内传了大半年,早已不是秘密。不少中国女足的名宿、业内知名的教练,以及女足国内各地方队俱乐部,都被做了相关调研,想捂都捂不住。只是,即便是被牵涉其中的人,也都不清楚,究竟换谁,什么时候换。

  布鲁诺的功与过

  在外界看来,中国女足主帅布鲁诺的下课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论成绩,布鲁诺率领中国女足在“六进二”的奥预赛中成功突围,创造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成绩。而在奥运会中,中国女足时隔八年重返奥运八强,1/4决赛0比1输给最终的冠军德国,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差。

  而要说外界对其的印象,喜欢引用诗歌和谚语的布鲁诺也塑造了一种“风趣幽默”的形象。从上任伊始,布鲁诺就强调着他的“铿锵玫瑰”情结,他的生日是中国的国庆日,他比赛时身着中国人最喜欢的红色衣服,他强调“在一起”的概念……法国人的这种“小心思”,对于媒体而言,是平时比赛新闻中的“亮点”,也因此常被用来作为报道的重点。尤其是在绝大多数对偶尔跟一次中国女足的媒体笔下,这都成了过度盛赞女足主帅的诸多“案例”。

  媒体报道、大众认知和中国女足真实情况之间的偏差,是布鲁诺下课会引起如此大反响的主要缘由。因为媒体环境的式微,以及女足原本所受的关注度极为有限,全中国真正跟队跑女足、了解女足现状的记者几近绝迹。在主流媒体中,能说的上中国女足主力阵容的记者和解说屈指可数。外界根本没有了解中国女足的途径。加上自媒体反复把中国女足大胜弱旅、或是偶尔一次的漂亮配合反复炒作,以及球迷和舆论“贬男足、褒女足”的惯性思维,中国女足的现状从未真正被认知。很少有媒体会报道布鲁诺麾下的中国女足在大赛中还不错成绩的背后,极为尴尬的场面和数据;也没有人会探究中国女足在国内的不败战绩,大多都是建立在对阵泰国、缅甸等过于羸弱的球队的基础上。

  另一方面,中国女足球员普遍听话,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都是好话,也从未在公开场合中抱怨过布鲁诺。但早在“王飞退役门”爆发后,《足球》报就曾用一个版的《双面布鲁诺》一文,剖析了布鲁诺一方面擅于心理激励、且忙于奔波在各赛场的敬业形象;但另一方面,也有着敏感多疑、控制欲极强的性格。

  在布鲁诺接手球队早期,他和球队曾有过一段时间的“蜜月期”。初来乍到,外教较为公平的用人原则也激发了球队每一个人的竞争欲,奥预赛是中国女足全队空前充满斗志的时期,就连队员都承认,“想都没想过能出线”。那个时候,不少队员都主动称呼布鲁诺为“爷爷”,甚至在联赛中看到其下赛区,都会飞奔过去,刻意拥抱打招呼。在奥运会这个大背景下,全队齐心协力想要取得好成绩,最终八强的战绩也符合预期。

  但“蜜月期”后,布鲁诺对于球员球场外一举一动的过于干涉,也渐渐让球员有了一些微词。时刻担心惹布鲁诺“不高兴”,多少在球队中引起了一种有些紧张的氛围。而这种小矛盾日积月累,布鲁诺和中方的嫌隙就在所难免。

  在今年备战阿尔加夫杯期间,布鲁诺从法国请来了一名新的体能教练。队员们听说这名体能教练此前是橄榄曲棍球球教练。当时球队大面积的伤病被认为是由这名体能教练训练不当造成的。但其实,该教练在欧足联证件齐全,还被借调做过欧足联的比赛监督。“可能是不太适应这个教练的体能训练方法,确实量有些大。”知情人透露。在阿尔加夫杯中国女足仅名列第十后,这名体能教练被解雇,布鲁诺认为是球员向领导告了状。

  凭心而论,这些球场外的管理问题只能算是让布鲁诺不再像最开始一样得人心,并没有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真正导致法国人其帅位岌岌可危的,还是布鲁诺和中国足协在对中国女足定位上的分歧。在中国足协看来,进入世界大赛四强是一个被列入计划大纲的硬性要求;但在的熟谙世界女足发展的布鲁诺眼里,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中国女足圈内,各方对曾经被FIFA提名最佳女足主教练前三的布鲁诺的评价都是“心理大师”,“技战术上没什么东西”。尤其是在训练上,布鲁诺通常是交给助理教练埃里克一手包办,对一些技战术的演练和定位球的战术都极少有针对性的部署。这和郝伟时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久而久之,当中国女足在实战中体现出的技战术能力欠缺时,布鲁诺的能力就受到了质疑。国家队内的中方教练组就曾吐槽说,“怎么球队不进则退,连防守都丢了。”

  布鲁诺本人也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从今年六月起,一些传闻中接近中国女足帅位的主教练人选,包括水庆霞、王军和埃约尔松等都陆续受邀前往中国女足的比赛现场进行调研。虽然没有正面打照面,但布鲁诺也有所察觉。他不再每场比赛必穿幸运的红色衬衫,训练踩场也不再唱《我们的梦》。如有队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了他的好话,布鲁诺也会刻意发微信感谢———而以往,他几乎不会和球员有私下交流。“老头也干着急,急得吃不好睡不好,每天吃很多药,人都瘦了。”也有人能理解布鲁诺的压力。

  体育总局的“奥运战略”

  直到最新一期中国女足集训的大名单被下发到各队的当晚,即距离中国女足11月10日集中的前两天,布鲁诺才从网上泄露名单的主帅一栏已更换的人名中,真正确认了自己已经不再是中国女足的主帅这一事实。其实在10月底的永川四国赛后,中国足协就与布鲁诺有过谈话。在11月初的超霸杯和国内女足联赛的颁奖典礼上,布鲁诺也自上任以来,第一次没有出现在国内女足重要场合的现场。而在8月的全运会上,他还和自己的教练组考察了包括U18年龄段在内的所有重点女足比赛。

  始于永川,终于永川。在“奥运战略”大背景下,执教中国女足整整两年的布鲁诺的下课,其实是必然。只是,在大赛战绩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与布鲁诺解约的由头也是中国足协迟迟没有与其解约的原因。另一方面,法国人的赔偿金也是一个需要双方协商解决的问题。

  “奥运会迫在眉睫,来不及了。”在各种场合,中国足协的相关领导都表达了同样一个意思。中国女足效仿男篮、男足,组建二队,也符合体育总局的奥运战略。“如果目标定的高的话,这几年时间,如果没有大家共同努力,恐怕可能是不行的。不仅仅是一队,包括现在的黄队、包括现在的青年队,结构一定是每一个层面,大家一起通力合作。”孙雯在出任中国女足助理教练后时所说的,算是中国女足成立“红黄”二队的一个解释。

  今年七月,北体大副校长陈立人接手了女足的管理工作。在中国女足国家二队正式集中的第一天,陈立人也在球队进行了动员。他表示,目前中国女足备战东京奥运会时间紧、问题多、压力大,成立红黄二队,是中国足协进行的大改革,两队之间会有竞争和结构优化。

  但令人担忧的是,相比于一队主帅埃约尔松,中国女足二队的教练组组长裴恩才和助教张海涛都曾是未在女足领域取得过成功的教练,且两人都早已脱离女足一线多年。

  女足未来何去何从

  在目标奥运四强的背景下,中国女足的重要性被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对于如何帮助中国女足取得更好的进步,依然有值得商榷和探讨的空间。

  从主帅人选的更迭上,更换布鲁诺并没有问题。接任的西格·埃约尔松曾经是冰岛足协的技术总监,有过男女足职业俱乐部以及冰岛女足国家队的一线带队经历。他执教江苏女足一年,把球队从一支上赛季濒临降级的球队,带成了足协杯冠军和联赛第三。他的技战术理念和尊重球员的沟通方式都颇受好评。而论对中国女足的了解,他也是目前中国女足所能找到的外籍主帅中,最为合适的人选。在中国女足国家队的首次训练课上,埃约尔松注重技战术,以及高质量的训练方式,都让球员心服口服。

  但必须指出的是,中国足协需要对中国女足更换主帅一事及时做出公示。这即是对前任主帅布鲁诺的尊重,也是对接任者埃约尔松的尊重,也是对公众知情权的负责。无论如何,布鲁诺率领中国女足取得了奥运八强的战绩,无论是其成功还是失败的经验,都是中国女足需要总结的。也有传闻说,埃约尔松只是执行主帅。“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中国足协不妨给冰岛人充分的权利和时间,来打造一支能有足够进步的球队。

  布鲁诺私下曾分享过一个自己的亲身经历。他说,在他担任法国女足U16梯队主帅时,曾经有足足三年的时间一场未胜。但在他最绝望的时候,曾有一名法国女足国家队的教练鼓励他坚持下去。十年后,布鲁诺率领法国女足晋级了世界杯和奥运会的四强。“如果没有法国足协的耐心,就不会有后来的我。而耐心,正是中国足球最为缺乏的东西。”

  在谈到“大赛四强”的目标时,新任主帅埃约尔松和助理教练孙雯在也都同样反复强调了“耐心”一词:“我们一定要现实,也要有耐心,我们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提高球队。”

  另一方面,中国女足两支国字号将在新的周期开始长期的集训,一年最少150天,甚至多达200天。过长的集训是否真的对提升国家队的水平有利?埃约尔松表示,他只能尽量建议平衡国家队和俱乐部的训练和比赛,也尽量制造一个宽松的氛围,让球员喜欢上国家队这个集体。而对于长期集训是否会对刚有起色的国内女足联赛造成伤害的问题,孙雯也没有否认:“对,只能说两害取其轻。有时候,哪个都要兼顾,反而哪个都兼顾不了。联赛肯定是受到一定的影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国家女足好了,对这个项目更有推动力。没办法,很多时候需要取舍。只能说不断在摸索,哪怕是在错误中成长。”


来源:未知

推荐阅读

上一篇:女足新帅上任首训演练阵容 恒大足球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Copyright © 2002-2016 北京体育广播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郑重申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