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体育新闻 >

发展全民体育,全运会增设群众项目开了好头 刘谦

2017-05-01 13:29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发展全民体育,全运会增设群众项目开了好头  刘谦


4月30日,第13届全国运动会(简称“全运会”)马拉松赛在天津武清鸣枪开跑。这是本届全运会正式开赛的第一个项目,也产生了本届全运会的首枚金牌。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除专业组比赛外,本次马拉松还设置了群众组比赛,全运会历史上第一枚群众项目金牌由中国知名越野跑选手运艳桥摘得。

与此前非常注重竞技水平不同,距离正式开幕还有4个月的天津全运会,增加了对群众体育的重视。本届赛会,首次增设了攀岩、轮滑、羽毛球、乒乓球、龙舟、笼式足球、象棋、国际象棋等19个大项、126个小项的群众体育比赛,全部由业余选手参加。据悉,赛事组委员也提出“全运惠民,健康中国”的办赛理念,“全运会”向“全民运动”的跨步,由此可见一斑。

群众比赛项目最大的特点是不允许专业运动员参赛,这与最早的奥运赛事存在异曲同工之妙。早期的奥运会,非常强调奥运比赛的“纯洁性”,参与本身大于参与成绩。所以,比赛只接受业余选手报名。直到1981年,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组织修改了《奥林匹克宪章》的有关条文,授权各个单项协会修改业余定义,才让一批职业运动员进入奥运赛场。不过,在拳击这样的项目上,至今仍然只允许业余选手参赛。

国人对奥运会主要由业余选手参与的认知普遍不足,原因在于国人对于现代奥运的记忆主要是从1984年许海峰夺得首金开始。从一开始,中国选手就是由国家统一选拔、训练和组织参赛的,职业的烙印非常深厚。奥运成绩一方面代表国家竞争力,奥运是和平年代的战争,类似观念早已深入人心。所以,对于国家选拔、培养和组织选手参赛,国人的认可度非常之高。这样做的正面效应很明显,即奥运成绩非常优异,但负面效应也不小,即人为设置了业余选手共享、分配和参与运动项目资源的门槛。

对竞技结果的极端重视,最终导致整个奥运备战成为政府体育事业工作的重中之重。体育系统官员的工作节奏以奥运为中心,奥运战略对全运会、省运会、县运会的影响也变得具有主导性。例如,奥运会上一枚金牌,可以换算成全运会2枚金牌,如果破纪录,可以折算成3枚。这种激励措施的设计,使得奥运会加全运会的成绩,决定了地方体育系统官员的政绩好坏与能否升迁。

广东省体育局局长王禹平曾就全运会的改革指出,跳出“金牌”意味着国家体育总局将彻底转型,对自身来一次重新定位。通过转变体育发展方式,建立一个不以金牌为唯一标准的评价体系,才能真正将群众体育、竞技体育、体育产业等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的确,因为竞技体育金牌榜的存在,地方体育系统的领导为了政绩,扭曲了体育运动本身的价值观。如伪造年龄、收买裁判、操作赛果、协议比赛、使用禁药等行为都不少见,问题背后的成因复杂,但多是金牌至上所产生的结果。

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体育系统对于“金牌至上”战略的调整有目共睹。尽管里约奥运会的金牌数量有明显下滑,但这并不能证明中国国力衰退。可以说,中国体育界人士变得更加自信了,意识到全民体育才是体育工作最重要的方向。体育本身是十分多元的,应该鼓励高水平运动员去争金夺银,但在评价体系上不该完全以竞技成绩为中心,而必须确保体育回归本源、回归大众。因为体育运动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提升全民身体素质,增强国民身心健康。

实现了体育大国的目标,要实现体育强国,就必须更加重视普通民众体育设施的供给,体育赛事的举办和体育产业的发展。第13届全运会是一个重要的改革契机,增加群众项目是可喜的开端。与此同时也要看到,奥运奖牌折算全运奖牌的规定并没有撤销,体育系统官员的政绩评价也继续依赖全运会的成绩,全运会民间化必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未知

推荐阅读
分享到:

Copyright © 2002-2016 北京体育广播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郑重申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