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体育新闻 >
穆里奇透露斯科拉里已与恒大球员告别 沙滩排球

被“猫腻”阴影笼罩的体育人

2018-10-15 10:24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北京体育广播

被“猫腻”阴影笼罩的体育人

 

 

    日前:“健康猫”平台高管杨某力等7名嫌疑人因涉嫌集资诈骗罪,已于9月30日被天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警方现已冻结涉案账号23个,冻结涉案资金220余万元,查封汽车1辆,扣押汽车1辆。目前,天河警方已经调取涉案平台相关数据,正全力开展平台涉案数据分析、资金流向等侦办工作,将适时向社会公众通报案件进展。

    这是自今年8月互联网体育O2O公司“健康猫”爆雷事件发酵后,“私教”们得到的关于案件最明确的一个消息。

    创立3年,已至C轮的公司“健康猫”官方宣传以“科技共享的商业模式”支持退役运动员和高校的体育生创新创业,最初以健身行业私教O2O教学服务起家的模式,吸引了不少退役运动员、体育老师及高校学生成为平台“私教”。

    然而,走进“健康猫”的私教却发现,这一符合体育人需求的平台却鲜有真正的线下授课,操作软件,自己买自己的课不仅能返还学费,还能获得平台的补助。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的私教均表示,这一行为不仅未被公司制止,反而以“冲业绩”代称“往App里投钱买课”,因此,有人为了获取更高的回报,将积蓄甚至借贷投入其中,也有人将“健康猫”的业务看作自己创业的机遇,响应公司“让数据漂亮”的号召,不惜投入大量钱财“支持线下业务”、“帮公司上市”……遗憾的是,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他们等到的都是课时费与平台补贴均无法提现的结果,“进来的几乎都举债了,现在都血本无归。”在某体育类高校在读的丁一表示,“入坑”的在校生大有人在,“几乎没收入的我,一个月要还借贷平台、信用卡三四万元,还不算借亲戚朋友的钱。很多同学跟我一样,开学后连学费都交不起了。”

    自称“大象哥”的杨骅力创立了“健康猫”,他曾是散打运动员,妻子孙敏也是全国武术冠军,“他们的不少朋友都是冠军,体育人讲义气,冠军们一参与间接就提升了信任度。”某项目全国冠军王坤表示,在体育这样特定的圈子里,一个App的传播速度不亚于流感,“健康猫”很快进入到高校,从老师推广到学生,一方面满足他们日常外出带课的需求,另一方面也给出了“体育共享经济”、“智慧运动中心”等蓝图,“比如老百姓想健身,到这个平台直接就能找全国冠军上课,看上去是蛮可靠的。”

    “虽然我没退役,但要为未来打算。” 一边在体工队当运动员一边在高校读书的王坤见过很多运动员退役后的无奈,专业无法帮助他们补齐脱离社会、缺少文化教育的短板,尤其没拿到成绩的运动员,很难有资本开启新的生活。2016年,她加入“健康猫”,但她发现,通过这个平台约课的人并不多,基本都是私教自己约、自己上。她尝试过带课时向学员推荐“健康猫”,但不少人嫌下载麻烦,情愿“我把钱给你,你替我约吧”,有时带一班小朋友,推广就更难实现。王坤逐渐接受了这个平台流行的“规则”。

    但从一开始,丁一就知道这个平台“赚钱”的功能。2015年“健康猫”刚成立,学校里就不断出现邀请加入App的验证码,丁一起初觉得是骗局,后来发现发送邀请的不仅是同学,还有老师,“又能带课又能赚补贴,试试吧”,但加入公司后,“大象哥”给出的商业模式更加吸引丁一,“这是毕业前就能参与体育产业的好机会,既能挣钱又能得到锻炼。”在他看来,一开始不觉得公司在卖概念,后来又看到公司对共享跑步机、精武门等赛事的推广,觉得为公司“冲业绩”就理所应当。

    丁一觉得,当其他同学还在靠替人打字等与体育无关的方式打工时,他已经跟随“健康猫”成为体育产业大潮的弄潮儿,他每天在朋友圈分享公司的消息,“感觉像一个有理想、在拼搏的年轻人”。当用光积蓄无法投入时,信用卡就成了救星,最关键是App上开通了借贷平台,“我贷款后,每天制定一个冲业绩的目标。”但公司的项目越来越多,丁一便拿出包括国家体育总局官网在内多家媒体对“健康猫”相关项目的报道、知名人士参与的证明、公司到多所高校宣讲的信息等“佐证”,找父母聊自己想参与的“事业”,他的“上进”轻易获得了父母的资金支持。他没想到,让他枕出梦想的黄粱竟如此昂贵,“不敢见亲戚朋友,也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相对丁一和王坤的“情结”,“健康猫”于杨亮而言“更像一款针对体育人的理财产品”。还没毕业时,他就从老师那儿接触到“健康猫”,一开始,补贴高达15%,并且以3天为提款周期,吸引了大量老师和学生,但平台上的私教还只能发布1对1课程,“我自己支付、评价每天要花两个小时”,但到2016年,平台新增了1对多的团课,一次课时可以容纳200人,即便补贴调低,2017年出现的“健康猫助手”刷单软件也帮杨亮完成了“一键约课”。

    财富如潮猛涨,加上公司微信群里经常出现的“大象哥与领导合影、媒体报道、项目获得银行授信”等消息,已经当中学体育老师的杨亮感觉像在炒一支永远不会跌的股票,畅想着美好的生活,“也许可以要二胎。”但一夜间,他便陷入需要卖房、抵押车的境地,回想起来,他几乎是踩着“健康猫”铺好的砖石一步步走向深渊,他成最早去广州报案的北京私教,也给相关部门反映过情况,“全世界都知道我欠了好几百万元。”杨亮后悔自己的贪心,更不愿成为“老赖”,“希望这件事的处理结果还能给我一点生活下去的希望。”


来源:未知

推荐阅读

上一篇:北京冬奥组委将组建滑雪战队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Copyright © 2002-2016 北京体育广播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郑重申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