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篮球 > 2016CBA >
林书豪加盟CBA 通过抖音独家官宣:北京,我来了!

男篮败了 CBA的商业价值还能扩大吗?

2019-09-10 19:37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北京体育广播小编

  最终,中国男篮失去了直通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机会。

  因为落选赛难度之大,谁都明白中国男篮失去了晋级奥运会的机会,这是自1984年之后,中国男篮第一次失去奥运会比赛资格。

  这足以称得上中国篮球的至暗时刻。

  至暗时刻

  这样的的时刻谁也没有预料到。篮球世界杯开始之前,一切都是乐观的,东道主、“上上签”的分组,包括赞助商、球迷都一致认为:出线无疑。

  事实上,伴随着篮协主席姚明对于中国篮球的全面改革,篮球的社会关注度正明显提升,娱乐明星出现在球场旁边,综艺节目也都是篮球主题。

  就在世界杯开赛前两天,CBA公司举办了一场2.0时代的商业论坛,给赞助商们讲述将如何做出改变,释放更大的商业价值

  在改革刚刚开始,一切都在向好的时候,这场脆败直接把中国篮球拉回到改革的起点。在中国当代的环境中,国家队与职业联赛是一体两面式的存在,联赛负责为国家队输送球员,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本土职业联赛锻炼出来的球员能为国家队带来胜利吗?

  作为中国篮球体系中最具商业价值的CBA联赛,球员、比赛就是它的核心资产,当球员受到质疑,整个联赛的商业价值将会被重新评估。

  CBA第一个三年周期合同将在2020年结束,这也是CBA公司在这个时刻出来推广自己的原因,但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失败,正在成长的CBA还有时间吗?

  生不逢时

  虽然中国男足成绩更差,但并没有妨碍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中超联赛的版权售价10年110亿,这让它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职业联赛。

  中超卖出天价正是在2015年,中国体育产业爆发之际,体育受到资本市场热捧,也产生了乐视体育这样的泡沫公司,中超正好赶上“红利”,在最高点卖出。

  但是CBA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当CBA来到新的版权周期,版权价格回落,从卖方市场变为买方市场,媒体平台对于CBA版权的预期大幅降低。

  2017年,CBA公司做了第一轮版权销售,中国体育与腾讯体育成为最终卖家,之后新媒体版权又增加了优酷与咪咕。

  分销是最差的选择,也是商业价值不够高的表现。有价值的商业联赛都会以独家版权形式出售,只有这样才可以卖出高价,但是CBA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只能做出分销。CBA公司商务部总经理蒋健曾解释说,版权不应该急于追求独家,应尽可能达成开放性的合作。如果一家垄断资源,长远来说不利于推广,所以我们的原则是不卖独家,但也不是越多越好,2-3家比较合适。

  从职业体育的收入结构上看,版权、赞助、门票以及衍生品是四大收入来源,成熟的职业联赛版权销售收入都要高于赞助收入。

  但是从目前CBA的收入结构看,赞助收入依然是大头。CBA的赞助体系除了“主赞助商”、中国人寿、“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李宁公司之外,分为三个等级,从高到低依次为“官方合作伙伴”、“官方赞助商”、“官方供应商”,其中携程、TCL、美孚速霸都是其官方合作伙伴。

  在CBA2.0时代的推介会上,中国广视索福瑞体育研究(CSM)提供的媒体价值数据核算,CBA联赛场边广告全赛季平均每分钟媒体评估价值为1.1亿元。

  放在男篮失败之前,这样的数据也许还具有参考价值,但是失利之后,球员的糟糕表现,社交媒体上公众的不满,让品牌主如何相信同一批球员可以值得这样的赞助?

  CBA的商业价值不会比此前更低,毕竟中国依然有如此多的球迷群体,北京、广州、山东球迷依然会为他们自己的球队呐喊。

  只是,CBA漫长的职业化的道路将蒙上一层阴影,而职业化程度的高低与商业价值才是息息相关的。

  半职业化的CBA

  尽管中国足球的成绩不如男篮,但是足球联赛职业化程度远高于篮球。

  足球职业联赛早已实现“管办分离”,中超俱乐部的所有权归属也早已划分,俱乐部就像一家公司,归属于某家民营或国有企业,比如广州恒大俱乐部便是由恒大集团所有。

  但是CBA联赛本身还是篮协占大股东的公司。按照2017年公布的改革步骤设计,中国篮协第一步先把CBA联赛的商务权授权给CBA公司,在改革运行顺利和稳定发展的前提下,中国篮协适时将办赛职能全部移交给CBA公司。

  换句话说,CBA公司只拥有部分职能,正处于一个更新换代的时刻。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球员自由转会的问题。CBA并不像NBA或者其他国际职业体育联赛有着自由转会制度,我们习惯看到的几乎都是运动员终老一支球队。

  没有流动意味着没有调整余地,所有球队每年都是同一批球员,成绩好的依旧好,成绩差的也没法自主改变。这是整体俱乐部培养体系所决定的,按照篮协此前规定,本俱乐部的年轻运动员与俱乐部签约至少四年起,此外俱乐部还拥有两年优先续约权。

  六年之后合同到期,运动员想要自由离开依然困难,没有地方体育局和俱乐部放行,他依然走不了,甚至打不了球。

  而CBA公司的新的《标准合同》实行“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球员转会问题更加复杂,这正是改革期的尴尬与阵痛。

来源:网络整理

推荐阅读
分享到:

Copyright © 2002-2016 北京体育广播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郑重申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